秋刀鱼一只/犯罪组中心/脑残霸图粉/互攻党万岁
主方林,方唐林,王方王
其他CP随机掉落不定

[方林] 不吐不快 1

*[方林]好久不见的番外,唐昊视角叙述→[方林] 好久不见 10

 

*其实是好多里设定没写到觉得可惜(……







 

  方锐在浴室里哭。

 

  那天是我发唱片的日子。我们连续跑了一堆通告和采访,忙到过了半夜才收工。他贪懒,我从呼啸的保母车出来时他跟着下车,在昏黄的灯光下能看到他眼白充满血丝。我终究是没舍得瞪他,就让他一起进了家门。才进玄关就听他在吸鼻子,嘶嘶嘶地声音还挺大,我想这时候不该看他,随手朝沙发上扔了包说我先去洗澡,他应了一声,全是鼻子塞住的音。

 

  我放了一缸热水,把自己浸在里头。大概是因为疲累,我中途睡着,泡了近一小时才从浴室里出来。房间里极其安静,安静得令人不安,我打开电视,顺手选了一个旅游频道,一边吹头发一边看风景。

 

  又过了没多久,我越想越不对,起身在家里寻找方锐的踪迹,在自己家里找一个人并不困难,我很快发现他在另外一间浴室里。门的另外一端窸窸窣窣,从外头无法分辨发生了什么事,我曲起指头用关节敲了门板两下,几秒钟后对面也用指关节敲了三下。等你,我吼道。对面还是没有说话,仅用指关节再敲了一下门板。

 

  我回房,靠在床头看电视,这才看见林敬言稍早前被记者包夹围攻的消息。起先他没出面,也仅有两、三个记者在他住的小区前驻守,时间越晚,聚集的各家媒体越来越多,一台SNG车停在对街的便利商店前。他最后还是下楼来请人都离开──当然没人听他这个,媒体只要答案,和更多的答案。

 

  所有人把话筒凑到林敬言面前,问他和我之间有什么矛盾?是不是为此离开了呼啸?方锐在其中又是什么样的角色?他淡淡地笑着,面对媒体成千上百的问话只字不言未置可否。待到警察来驱散人群,他依然没有松口,回头便消失在人前,留下没有答案的一个又一个的问题。

 

  沉默总是被默认成默认,负面的八卦总是可以写得更负面,记者不见得爱写,但观众永远爱看。今天人去问他,明天就会来问我,后天就会问方锐,该来的,总会来。

  

  方锐终于进房来的时候已经洗好了澡,我也早就没继续看娱乐新闻。他的眼睛依然充满血丝,眼眶肿了起来,神情憔悴萎靡,不需要问都知道为什么。我盯着电视里的北极熊在雪地里散步,没再多看他一眼,他爬上床来,靠在我肩膀动也不动,北极熊终于捞到鱼的时候他说,咱俩搞一发呗。

 

  我莫名其妙,这事情从各种方面来说都不该这样。方锐见我迟迟没有回答,又接着说睡醒了再搞,说完就躺下去缩成一团球窝在我旁边。北极熊吃饱后我才低头去看他,他呼吸均匀,睡得很熟,眼看天就要亮,我也收拾收拾睡了下。

 

  隔天方锐吃早餐时也看见了林敬言的新闻,他什么都没说,默默地把煎蛋卷吃完,任电视不停播放那些重复又重复的画面。他看了一次又一次,看人怎么议论林敬言,和他,和我,和所有应该相关和不相关的人,和事,和物。

 

  他们说的都不是真的,方锐低声叹道,他垂着睫毛,面色苍白,我是真没见过他这种模样。我朝他点点头,伸手揉他的头发,而后走进楼外的夕阳余晖里──他们等了那么久,不就是要一个说法?

 

  几个星期后,林敬言的名字便从娱乐版面消失了很长的一段日子。



评论(17)
热度(16)
© 一夜八荒🐟 | Powered by LOFTER